2013年12月12日星期四

施虐与受虐的国度 ——看乌海虐兵视频有感


    12月9日下午,网友威廉给我转来腾讯上的视频链接,一定要看。
  我打开看了标题就说,心里已经够堵了,你还让我看这个!看过几个画面,我有点怀疑了:这是在拍电视剧吗?就算电视剧,也太过分了。我不忍再看,威廉却坚持道:你再看几分钟。
  事实上,这段视频,我前前后后看了五到六遍不止。不仅观看,我还下载了这个时代,我们有理由保留被权力删除的证据。
  事实上,每看一遍,我的愤怒都无可遏制。我听到那些叱骂,听到墙角那小兵的哭声。我看到施暴者走到被打的新兵面前,一次又一次拿纸擦拭。那毫无疑问是血,是被拳打脚踢后淌下的血。这个动作,更让我感到施虐者的卑鄙。为什么要擦呢?当然,要抹除证据,血是皮开肉绽的证明;标志着暴力达到了一定程度的。揩去它,受虐者没有理由自怜;施虐者更可表演恩威并重的角色戏码。而且,那个混蛋一边擦一边与新兵交谈着,仿佛猫耗子捏在手里,留待下一轮更细致的折磨和捉弄。由此,暴力不仅是一种威慑,更是一种享受了——享受权力带来的快感,享受自由。他们让新兵一次又一次向前,立正站好。我听到那个坐在那里的混蛋,好像是个当官的,明显地在发号司令。可怜的新兵从地上爬起来,两个大汉过来,飞起腿,一脚一脚把他们踢翻。更有甚者,一个混蛋提着棒子过来,一棒一个,下手有多重就看棒子两下断成几截了。混蛋扔到墙角里,那里不止断了一根棍棒。
  就这一段14分55秒的视频,足以摧毁多少人对军队的信心?拳脚飞,让棍棒,毁我长城的目的达到了。别说中国一代独生子女家庭的父母,就算有两个孩子,把孩子送去给这帮兵痞流氓毒打,哪个为娘的受得了?!只要看过这段视频,还有人敢把孩子送进这血肉横飞的大熔炉吗?
  我注意到了,那些混蛋没打算把新兵打死。而那些新兵显然也尽力地挺住,没有反抗,连一句大声的话也没有。对于暴力击打,我有过很不宜用于类比的经验今年夏天因严重的肘关节疼痛;朋友介绍了一位自学的中医做“击打”疗法。那情景简单说来,就是伸出手臂,让“医生”用发力击打。一个小时下来,半个手臂青紫片。由于有心理准备,加上对治疗效果的积极预期;算是扛住了两次击打。但过了第二次,我已经不打算再撑下去。倒不是因为手臂太难看,而是因为抗击打要准备太多的心理能量,我力不胜任
我说的这个小例子,仅仅说明,我部分地理解那些新兵迅速地爬起来挨打的态度。他们或许听说过老兵势必教训新兵的潜规则,开始时可能是把它当做惯例来接受。他们不一定知道老兵施暴要持续多久也无法预测它造成的人身伤害。在有军人留言的“铁血论坛”,很多人谈到,老兵收拾新兵就是传统而且,正常的身体对抗是必须的,这是锻炼士兵心理素质的必要手段。尽管如此,大部分留言也认为,乌海视频暴露出来的已经不是训练,更谈不上对抗(新兵没有丝毫反抗);这是十足的欺负和虐待。而且,新浪网友的贴子更可以看到,军中暴力足以造成严重后果:

@美人潘金莲【你有勇气看完吗?】"我儿18岁,今年复议到消防队,被中队长殴打致脾摘除、气胸、肺出血、伤残6级"他们把孩子像牲口一样对待,用皮鞭往死抽,用膝盖狠狠撞,把手里的木棍砸断…孩子不敢有任何反抗,打累的老兵们脱了衣服抽跟烟后继续打.今年5月一位母亲在网上发爆料.他们是你的战友啊!(Happy张江)

@爆料哥:今年5月,就有疑似来自内蒙古乌海的网友在网上进行法律咨询:“我儿子18岁,今年服役到消防队,被中队长殴打致脾摘除、气胸、肺出血,伤残6级,目前部队给负责看病,打人者被关禁闭,等待处理。我们该怎么办?部队该怎么赔偿?打人者该怎么处理?” 看来乌海消防兵打人不仅仅是视频曝光的孤立事件。?

第二个帖子和第一个帖子内容大致相同,但增加了新的信息,即部队已经在承担责任。就此而言,乌海消防支队宣教科相关负责人12月9日下午(即网上视频传出当日),所谓视频中的人他都不认识云云,因之令人生疑。既然部队负责给重伤士兵看病,打人者受到纪律处罚;宣教科何以毫不知情呢?当然,有人可以说,还没有充分证据证明,那位在网上发言的母亲就是被打新兵的母亲(尽管所述情形和视频完全吻合)。 如果不是的话,岂非更说明了虐兵现象的普遍?
经过白天12个小时的发酵,12月9日当晚,央视在晚间节目中播出,调查确认视频属实。乌海市公安消防支队回应,视频中的当事人确为乌达区消防二中队人员,事件发生于2012年6月份;并向公众表示:“我们深感震惊、痛心和自责”。
由此,联想几个小时前宣教科的说辞,问题大了。前面说的是部队早就明文规定不允许老兵欺负新兵。别说是打了,骂都不允许。然而从视频中,我们看到的至少是:
第一,部队有规定,完全没有用。部队靠纪律治理,军人却肆无忌惮狂犯军规,这是军队还是土匪?
第二,视频证明,暴打新兵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有组织的团伙。他们不是在什么阴暗的角落偷偷摸摸地欺负人;而是在一个类似训练教室的场所。这里的殴打,甚至带有军法处置的名义——前面说过,不断有一个当官的命令新兵站好上前一步。当一位新兵裤子被打掉了,他得按照命令把裤子别好继续进入队列。他口鼻喷血连擦都不敢擦,而暴徒给他擦血。那个家伙一边擦一边继续羞辱他。并且,新兵是穿着军装挨打的;打他们的人都光着膀子。那不仅是打,而且是在宣示一种权力的结构、一种黑道的纪律:新穿军装的,活该被暴打;只要是多穿过几年军装,就有了打人的权力,可以不受军规拘束。那么,他们这种权力的意识从哪里继承而来的?在这支部队中,如果从来没有人这么做,怎可能有人胆敢破例而且结成团伙群殴新战士,如此嚣张地宣示等级的权力?
第三,暴力是公开的,而且,施暴和受暴的军人都很清楚,现场的摄像机正在复制这个暴力场面。
那么,谁在摄像机背后?
视频几分钟后,我们可以看到摄像机被撞,画面出现了摇晃。后来机器放稳了,此后的画面很稳。最后,挨打的小兵开始脱衣服。这意味着虐打结束了,让他们去换衣服?或者下一轮更恶劣的殴打即将开始?观众不得而知。无论如何,这些不可能是偷拍,现场的人都意识到了他们在被注视。
在内蒙古新闻网的网站上,我读到一则消息:呼和浩特消防支队新兵集训时,部队还为战士们拍摄了DV,记录他们生活训练的细节。呼和浩特市消防支队新兵集训队大队长杨文军说,由于大部分新战士是第一次离开家,对家庭很依恋,同时父母对部队的生活情况也不太了解全方位拍摄记录不仅能让家长直观地了解孩子生活的环境和训练情况,也能让家庭、社会和部队共同做新战士的思想政治教育,让新战士安心服役,尽早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最后,这些DV录像会寄给家长。
我很难相信这个暴打新兵的视频是乌海乌达消防二支队寄给新兵父母的礼物,但上述消息表明,部队目前训练生活中普遍使用了摄像工具。我们无法获知,拍摄录像的人是教官还是打手;无论如何,当着摄像机的凝视如此凶猛,则充分暴露出这支队伍里的暴戾之气和崇尚暴力的心理机制。
我推测,意识到摄像机在观看;被打士兵强忍着屈辱,努力表现出耐受力和臣服。从心理上说,他们势必也承受着军队所特有的男性文化的压迫。一方面,体魄剽悍,敢打敢拼;这是被推崇的男性气质。另一方面,胆小懦弱,情绪与感受力,则受到鄙视和压抑。那些大打出手的暴徒,从亢奋的情绪到狂放的拳脚,全都透露出对强悍自我的满足。而被抽耳光挨鞭子皮开肉绽的新兵,此刻只有站到施暴者的一边,即泯灭自我,压抑脆弱的痛感;才可能熬过这场噩梦,蜕化到可以称之为“合格”军人的阶段。
我这么说,是因为这种情景所诠释的,不折不扣地属于施虐和受虐的关系。它不可能培育出有现代意识的人民子弟兵,因为以剥夺人格、践踏人性尊严为基础的军事教育,无论它采取的是什么方式,都只能是制造恐怖主义的炮灰。说严重点,比纳粹军人还要恶劣。
我看到“铁血论坛”上有这样的留言:去你妹的虐打吧,军队就是靠拳头说话的地方,军队要不靠拳头说话,那还叫军队???
一位自称“退伍老兵”者对乌海视频表态说:军人的字眼里有打骂体罚、委屈、这词汇吗?社会上对这几个词汇不理解,这不怪人家,作为军人这也值得战友们大惊小怪?军人是什么?军人就是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就是冲锋,随时面临着死亡,死你都不拍,你还在乎打骂体罚?真正的军人都知道,打骂体罚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
署名“@虹色监察御史 ”者公然为乌海施暴者辩护道:“棍棒出孝子,拳脚练精兵。”“先打你一顿,为了你好”。“打骂之后关心教育跟上,刺头兵反而心服口服,这几个老兵退伍的时候,这几个新兵眼泪哗哗的,依依不舍。
按照这位“御史”的演绎,乌海宣教科之所谓对新兵不能打,连骂都不行的军规,简直就是放屁了。首先,他将军中暴力等同于家庭暴力;这意思是如同家庭空间一样,属于特殊领域的私事,外人不可过问。再则,他认定暴力是为他人好,暴力因此被美化、合理化且合法化。至于说,为什么他有权利说施暴好,别人说不好的不算数;这个问题预先被排除了(当然,谁有权力谁能定真理标准;权力就是规则。)最后,暴力的结果:一种施虐和受虐的“爱”终于达成,以至于施暴者变成受暴者不可分离的对象。所以有所谓老兵退伍时,“这几个新兵眼泪哗哗的”。确切地说,用施虐和受虐的情爱关系来做比喻,真的都侮辱了虐恋中的伴侣。因为,根据社会学家李银河的研究,虐恋性伴侣同样是在尊严和同意的框架下发生关系的。其中达到高潮体验的所有异常手段,哪怕表面上的践踏都并非真正剥夺对方尊严;它属于性幻想的释放而不是现实中的奴役。而我在乌海虐兵视频中看到的施虐和受虐关系,正是要彻底打破人和人之间生而平等并要互相尊重的原则,从而规训出绝对服从的下级。更进一步说,它浓缩了现实生活中强权和奴役的关系。
为虐待和暴力辩护的种种说辞,看起来是将军队特殊化,化为法外之地。问题的严重性也恰恰是在这里。假如连军队都敢说一套,做一套;人民的安全又在哪里?他们手里可是有枪呢!军规明明规定了不能打新兵,连骂都不行;现实中却是集体施暴,打他个脾破裂。用老兵的耀武扬威教训新兵,用奴才式的战战兢兢确立士兵规范,这不仅是巩固、延续军队中崇尚暴力的男性气质;更解释了等级对个人生命的绝对控制。
这种言行不一、说教和现实的分裂,呈现在我们社会生活中的各个领域。共产党自称“立党为公”,人民法院高悬“执法为民”,政府机关挂牌“为人民服务”……事实上都有各自的潜规则,各自奉行一套官本位的文化。当法律规则不再有约束力时,整个社会就迅速地被潜规则支配了,这就是黑社会化的含义。接下来,只有以权力资源划分等级的丛林秩序;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在乌海那个消防支队里,新兵经过暴打规训,再没有可能不唯命是从。这个命,管它是否符合军规,你的小命根都在这帮兵痞的股掌之下;除了任人驱遣,岂有他哉。
在此之前,我在报纸上看到过刑讯逼供的案例;也从网络上读过高智晟律师、郭飞雄先生等对酷刑的控诉。截访、劳教、马三家、黑监狱……暴力无处不在。但是,我还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观看到一群壮汉群殴同类的情状。看到被打者如此屈辱,别说还手,连反嘴也不敢。我问,是什么样的生活状况使得这些年轻士兵忍气吞声,承受非人待遇?或许,他们胸怀军人的理想而甘愿受苦;又或者,他们背负父老乡亲的期待,渴望军人的荣誉带给他们更多的人生机遇。但在这里,“棍棒出孝子”的原则首先要摧毁的就是这个理想。棍棒孝子的说法原本是父权制的产物,它将父亲的权力视为至高无上,对儿女可行生杀予夺。假如今天依然拿这个原则来规范军队内部上下级关系,要求士兵效忠个人,国家和人民利益将被置于何地?而如此棍棒调教下的军人,除了听命驱遣,哪还有一点做人的脑子和品性,又怎可能在关键时刻为人民出生入死?
写到这里,我想起根据德国一位法学教授本哈德·施林克同名小说改编的德国电影《朗读者》。少年人爱上一位年长的女子,她成为他青春期的教师和情侣。后来少年入读法学院,在旁听一次审判时发现,这位可亲的女子,竟然是二战中对犹太人实施大屠杀的狱卒之一。作者没有将她所参与的群体灭绝罪案简单归之于人性的堕落或缺陷,他揭示了一个最重要的精神原因:她文盲。
这也就是纳粹的灭绝计划能够得以实施的由来,剥夺人的思考能力。棍棒打掉人格尊严之后,新兵不仅能习得虐兵的仪式和资格,更可以成为被权力自由挥舞的棍棒。暴力就这样繁衍,视频里的14分55秒我们看不下去,而现实中的刑讯逼供、城管暴力、在维稳名义下对各类被化为不稳定因素人群的的监禁施暴,那何止是十几分钟啊!
我同样想到因为践行公民权利而被监禁的新公民运动诸君,前些时,对江西新余刘萍三位公民的审判,其诉状之荒唐与庭审之混乱,把所有具有公民良知的人推到了被虐打新兵的位置。那些暴徒就能这么玩弄法律,就能这么打你的脸打得噼啪响;就这么唾你踹你你爬起来人家轮番飞起拳脚;你流血人家把血擦了接着揍你。我们所有人,认同这样无耻的判决,就等于和这几个新兵一样,除了承认暴徒有这个权力没有任何退缩的余地。接下来再起诉许志永、丁家喜、赵常青……这些深爱中国、有最大的勇气为公民社会牺牲的人。所有旁观者,如果你对法律有信心,你的信你的心就被这样的棍棒耳光和拳脚一次一次地羞辱。你不要说话,不要同情,不要脑子。你的榜样就是这些新兵:忍着,应命,让他们打个痛快;那是爱你让你成为党国孝子。好吧,看过乌海虐兵视频,我等了几天也没有等到下文。没有进一步的消息,不知道调查结果。就像各个地方发生的许多惨剧一样,引起一时激愤,被麻痹或者被新的激愤淹没。
因此我要写出这篇文章,写出我对这一切的感受。而在一个盛行施虐和受虐的国度,我至少要做到,为激怒我的事件留下备忘,以及在还能说话时发出声音。

2013年12月13日

附录:

乌海虐兵视频,现在只有youtube 上能够看到了

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