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16日星期二

ANARKH或命运


诗:艾晓明
图片来自网络



大火滚滚而起
看一眼就想哭了
春光浓郁的四月十五日
八百五十年的文明失色
巴黎圣母院燃成一支火炬
后世的孩子再也见不到
那梦境一般 旋风一般 暴雨一般
钟声萦绕的尖顶
热爱雨果的人
也找不到墙上的石刻
ANARKH
深情的卡西莫多碎成焰火
如此圣洁而伤心的坠落

可是就在此刻
我为什么想到另一场野火
穿透一个世纪
点燃了一个国
想到那些人 丧生于斯
那些悲剧 还没有被写成文字
那些无辜的生命
守口如瓶
没有留下遗嘱
还没有人跪下忏悔
没有像巴黎人那样歌咏哀哭
没有人扶柩默悼
亡灵依然栖息无处
像生前一样苦恼
一样绝望和孤独

难道我该说到黄帝 炎帝
或舜帝的寝陵废墟
会稽山上大禹的坍塌
佛香阁或这里那里厄运的佛祖
被诅咒的雕梁画栋 飞檐斗拱
平板车上游街的神圣头颅
碎尸的虞姬和楚霸王魂飞魄散
康有为遗骸挨斗 株连九族
千佛洞的壁画 徒剩眼眶
古绘像和活人一样被挖掉眼珠
洗脚盆浸泡王羲之 兰亭碎沫
明清真迹倒进苏州河
火焰里字画决不能缺斤少两
那个把古籍化作八十吨纸浆的城市
因此叫宁波

那卷过一个世纪的快意野火
恩仇鼎盛 可曾惊醒世人
为一处叫做华夏的文明
为那么多 那么多 无名的牺牲
为我的童年 小人儿不知道先生
先听熟了九评苏共中央公开信
为子规声里雨如烟
烟雨里全民皆兵 刺刀见红
为破碎的乡心 难熬的夜晚
千村饥馑 蒿草过人
为那些开膛破腹的山川河谷
熔化在公社高炉里的锅碗瓢盆
为一片接着一片
韭菜般放倒的知识分子
为茶淀 大堡 夹边沟 兴凯湖
为一代天骄的凌云壮志
壮哉成吉思汗
其实是监狱的名字

还要为幸运的儿女
在母亲的皮箱里翻捡到珍藏的情书
为那些劳教日记
无法直言的揪心苦楚
为不幸的孩子
生而为眼线 视师长如寇仇
真相如粪土
13岁的柔软 22年的血腥复盘
为不知所终的清明
不明就里的惨案
为古玩城里惊现的绝命书
为拍卖行里流出的要犯照片
为鸿浩飞桓的北京大学
盛世危言的清华法学院
为混沌的繁荣和无序的衰落
失踪的牧者和假想的暴乱
为这个光怪陆离的孤城
无奇不有 寝食难安

纵然有这么多理由
却找不到一条河叫巴比伦
让诗人可以坐下来哭泣
为斯文扫地 命如蝼蚁
诗人 不是病人就是死人
或者是疯子 最好不是骗子
多少忧患要用暗语或拼音
连字典里也丧失了自由这个词

这是多么不合时宜的诗句啊
艳羡濒死的哀歌
抚尸与哭灵
祈愿灾难得到救援
送别伴随珍重
伤感不要永远
异乡也有亲人
愿哀愁遇到相通的心
ANARKH连接爱斯米拉达的柔情
愿在万里之外
人群之中执一朵雏菊
垂首低吟
加入这圣咏

               2019.04.16

2 条评论: